人这一生为什么要努力?

奶奶五十岁才来的美国,身无分文,也没有一技之长,
随身携带的只有长年辛勤劳作留下的一身病根。
那是九十年代初,她去了唐人街的扎花厂上班,
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,一年工作三百六十五天。
扎花按件算钱,她眼神虽然不好,却比谁扎得都快。
有人弹吉他磨出了茧,有人搬砖头磨出了茧,她被针头扎出了茧。
回国看我的时候,她给我带了费列罗巧克力,翘胡子薯片,Jif花生酱。
她给我买好看的小西装,给我买一斤几十元的黄螺。
她带我去动物园,游乐园,森林公园,
带我去北京看长城,看天安门,看毛主席。
“奶奶,美国比北京还好吗?”
她用最朴实的语言向我描述纽约的繁华,告诉我美国好极了,一切都在等着我。
知乎上经常讨论富养女孩,我有一个男孩被富养的故事。
有一年,我的巧克力吃完了,薯片吃完了,花生酱吃完了,奶奶还是没有回来。
那是我第一个不愿意知道的生活真相,她中风了,瘫了半边身子。

奶奶移民美国时带去了三个未成年的儿子,
二叔,三叔,四叔。
二叔和三叔在登陆美国的第二天就打工去了,
年幼的四叔读了几年书后也离开了学校。
他们在亲戚家的餐馆打工,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,每周工作六天。
餐馆一年营业三百六十四天,只在感恩节那天歇业。
奶奶瘫痪后,叔叔们轮流回国,给我带好吃的,带我出去玩。
我喜欢打乒乓球,二叔给我买了乒乓球,乒乓球拍,乒乓球桌。
有一年流行四驱车,三叔给我买了一辆遥控越野车,助我碾压所有的小伙伴。
四叔年少风流,出门把妹的时候总不忘带上我,要把我培养成下一代情圣。
他们绝口不提在美国生存的艰辛,那是大人们的秘密,和我无关。

奶奶出国五年后,爸妈也去了美国。
怎一个落魄了得?夫妻俩连属于自己的房间都没有。
扎花已经被时代淘汰,只有重活可以干。
我爸当过屠夫,货柜工人,货运司机。
细节不必赘述,无非就是 12小时 x 365天的陈词滥调。
后来,他们四兄弟聚首,开了一家小超市,一家餐馆,
后来又开了第二家小超市,第二家餐馆。钱赚得越来越多,
老家伙们拼命工作的老毛病却没有得到丝毫缓解。

爸妈出国五年后,我也来了美国,看清了生活本来的面目。
我在纽约生活了几个月,带着半身不遂的奶奶看遍了世界之都的繁华。
在这之前,她几乎没有走出过唐人街的范围,
以前对我描绘纽约时一半是转述,一半靠想象。
后来,我回到了父母的身边,结束了长达五年的骨肉分离。
我爸来车站接我,把我带到了一栋小别墅前,
很得意地告诉我:“这是我们家,知道你要来,刚买的。”
我去过奶奶刚来美国时住过的那个阴暗破旧的小公寓楼,
也去过爸妈栖身过的那个散发着霉味的地下室,
我知道我在新家会有一张床,一个房间,但我没想到,
我会有一个别墅,一个前院,一个后院,一整个铺垫好的未来。

人这一生为什么要努力?
奶奶的答案是我,
爸妈的答案是我,
我的答案是他们,
以及把身家性命托付于我的媳妇和孩子。
对于我来说,长大了,责任多了,自然而然地想要努力,
不是为了赚很多很多钱,而是为了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,
过上奶奶和父母不曾拥有过的生活。
他们替我吃完了所有的苦,
帮我走了九十九步,
我自己只需再走一步,
哪敢迟疑?
从外曾祖父母算起,
我们家族四代八十多口人已经在美国奋斗了半个多世纪。
我们人人都在努力,
我们一代好过一代。

如果你的人生起点不高,
不曾有人为你走过人生百步中的任何一步,
不打紧,
你尽管努力,
多出来的步数不会被浪费掉,
总有你在乎的人用得着,
而你迟早会遇到你在乎的人。

本文转载自 知乎

标签: 生活